搜索
| |

登錄

沒有賬號?去注冊

注冊

已有賬號?去登錄
置頂
陳光祖:學自刊網 誼從媒友
中國汽車報網 ·  陳光祖 ·  2019-07-08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也是《中國汽車報》創辦35周年的大喜日子,我作為貴報忠誠的讀者和忘年之交,也同樣以十分喜悅的心情憶念這難忘的歲月。

   

  1984年,你們創辦時,歸屬于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。那時,我們是在一個大樓里辦公的,無論是你們年長的創辦領導者,當時是中汽總公司辦公室副主任兼任《中國汽車報》社的社長,還是年輕的記者,我們都成為朋友。我們在同一個飯堂里吃飯,能不常有接觸和交流嗎?1995年,你們歸屬機械工業部,我那時也已調到部里,創辦中國汽車工業工程咨詢公司,我們又在一起辦公,在飯廳里相處了。

  1998年,機械工業部撤銷,但何光遠、呂福源部長把我安排到中國汽車工業咨詢委員會里當秘書長。這是一批由汽車界大企業退下來的老領導和老專家組成,專門為汽車產業議大事、出主意的咨詢服務性機構,受到國家和汽車界人士的關注。正好那時我國汽車產業正處在一個改革開放、合資引進的嶄新的年代,要做的事情真不少。這樣,使我成為一個退而不休的人士,要參與的汽車界活動也不少,特別是參加《中國汽車報》組織的活動更多些,從中得到不少新的收獲和情誼。

  那時,在咨詢委員會里的老同志方劼對我說,現在你退下來了,對汽車界的各項新氣象要多觀察,多提想法,就不用像原先未退下來時那樣謹慎小心了,只管說良心話,不管對和錯。那時,方劼對支持民營汽車企業特別關心,他帶我去浙江臺州吉利汽車見李書福,帶我去北京福田汽車去見王金玉,目的是推動汽車產業組織結構改革,會同國有汽車企業實行市場機制的互動和競爭,推動汽車產業更好更快的發展。

  這樣,我雖然退休了,但對媒體的各種活動,特別是貴報舉辦的研討會、評選會、專題研討會、專訪等活動,該說的就說,是對是錯不重要,都按自己體驗去講。如前兩年在一次研討會上,我發言說:“汽車零部件應該是生產出來的,而不是靠檢驗的。” 《中國汽車報》刊載了我的發言,引起了相當熱烈的反響。因為我在日本豐田公司考察時曾看到,在汽車裝配線外面有接受外供件的平臺,按五分鐘、半小時、半天、一天等分類,供應商按要求將零件送到不同時段的要求分類中,進行發送,到時即裝上汽車,從不檢查,這就是豐田生產方式的誠信管理和文化體現。這個觀點,當時有上百家網站轉載,至今還有不少留存著。

   

  2017年10月,浙江最有名望的民營企業家魯冠球去世。因為之前我們有著深厚的交往,我寫了一篇紀念文章,附帶幾張我們相處的照片,你們用《陳光祖:追憶魯冠球一些相當珍貴的照片故事來源》登載,引起不少民營企業家的關注。

  在上世紀90年代初,我提出要重視小型汽車的地位,讓自主品牌小型汽車駛過天安門。為此,我在貴報和各網站刊發了十多篇評論。因為我還是北京市政府顧問,就到北京市政府顧問委員會辦事處去反映,最終得到北京市支持。在批準通行天安門那天,我約請你們和人民網、鳳凰網、搜狐網和汽車網友,在天安門專門拍照,并發表不少現場的照片。現在,據說有的城市也即將允許皮卡通行了,這是我們對汽車消費平民化理念改革的一大表現。

  還有,前幾年我提出“一汽和東風汽車可否合并重組”的觀點及文章,得到你們的支持,包括人民網、新華網汽車版支持,都刊登了,想不到有300多萬讀者閱讀了這篇文章,大部分是股民,使一汽、東風相關股價上漲。實際上,我不是給股民寫的,目的是為了在全球化汽車激烈競爭年代,避免這兩大企業的一兩萬工程技術人員重復勞動,合并進行嚴密的分工,不浪費那么多精力,可以向更高級的研發、制造、營銷方向發展,建設千萬級跨國汽車企業,更好地提升汽車內生的競爭力。

  早在1987年,我參加一次綜合性經濟論壇上,發言“要在汽車產業推行國家控股為主的混合所有制公司,使國企改革能得到更好的改革和發展”。在1987年3月16日,貴報在頭版頭條刊登我的《汽車工業企業應當試行國家控股制》文章,引起相當熱烈的反響。至今,我認為我們汽車大國企改革的一個方向,應當實行國企為主的混合股份制改革工作,也是汽車國企改革一大結構性方向。

  進入21世紀,我在多次電動汽車論壇上發言,認為電動汽車發展的根本舉措是建立新型的電動汽車的商業模式。在發展初期,靠國家補貼是可以的、必要的,但不能靠終身性補貼去發展,也不應是僅靠技術路線能全面解決問題,而是應該研討結合中國國情的商業模式,才是根本出路。

  在汽車產業全球化、信息化、高科技迅猛發展的情況下,一定要把汽車的芯片和操作系統工作搞好,才有自主的主動發展基礎性條件,不受外在卡脖子的影響。貴報在2007年4月9日,發表我的以《芯片,汽車電子難以跨越的一道坎》的文章,之后我還從不同角度發表了好幾篇文章。可以說,近來我們的芯片在眾多產業有不少實現了比較好的進步和發展,如在汽車產業一些車載用芯片可以了,但車控芯片及操作系統還幾乎是零,全靠外資企業和進口。最近華為事件給了我們不少警示,到底怎么解決這個問題,這不是汽車企業自身能解決的,一定要依靠國家大力支持,在頂層設計上下苦功夫,長期規劃,再也不要走一哄而上大家干的路子,要集中一切力量支持兩三家企業,把芯片和操作系統的研發工作做起來。如若不然,最近我們自主品牌汽車市場占有量從過去50%降到40%,還會降。因為靠國外,依賴高價芯片,特別是車控芯片MCU、SoC的芯片,還是要把具體內容要求告訴供應商,在芯片上把軟件給注入,這不是一般的缺失,還得把自己的秘密先告訴人家。

  最近,我在貴報寫了紀念王大珩院士致力發展汽車系統芯片的文稿。在上世紀末,中科院王大珩院士等向國家建議,要建設汽車產業的芯片工程,并邀請我和汽車大集團幾個專家參與多次活動,反復研討了兩三年時間,國家將此工作交給當時電子工業部辦理。那時,電子工業部忙著發展網絡,沒錢也沒時間好好做。過了一段時間,把汽車芯片工程給忘掉了。王大珩院士多次強調,不把汽車芯片工業搞上去,中國汽車工業一定會成為“空心化”產業。

  2011年,王大珩院士去世時,《科技日報》專訪了我,他們還核查了報紙的資料,刊登了一篇以我的名義寫的《為王大珩院士未了的心愿》的文章。貴報也在相關文稿中轉載了這篇文章。汽車芯片,是很值得我們汽車人深思的一個大問題。

  2018年10月29日,貴匯全文刊登我的《汽車企業應以研發而非制造為中心》的文章。這是我在華晨汽車一次研討會上發言的內容,通過你們記者整理,在你們的報紙和網站上同時發表的。我們幾十年來都是以制造工廠為中心,要讓有關方面都看到,這樣做的結果是對研發這個核心缺失了,不少新技術還很依賴別國的科技和進口。現在的硅谷,幾乎所有的科技企業都在為汽車的新興科技發力。我多次到硅谷參觀,他們不建大樓,不穿西裝,不搞實物制造,干的只是發明,特別對新能源汽車、智能汽車都從不同角度下苦功夫研發,力爭能有所突破,實現“破壞性創新”。如蘋果手機、iPad等,多數是在中國由富士康代工,再返銷給我們的。99%利潤由蘋果拿去,我們可能只賺1%。所以,在新時代,汽車產業要實現高質量發展,一定要以研發為中心,用新產品取代傳統產品,形成新興的市場。這個道理一定要在汽車界講清楚。

  2013年,我曾在《人民日報》舉辦的一次研討會上發言,提出汽車產業要以研發為中心,而非制造,就是指不是靠工廠,是“軟制造”取代“硬制造”,使汽車制造業走向高端化,走向全球化。2018年12月10日,你們發表我的《汽車產業需勇闖人工智能“無人區”》的專論。簡要的說,我們至今還大多對高科技只求終端、不求基礎研發,只求表現、而缺乏基礎理論。而最終,這樣會導致我們汽車核心科技仍會不斷地拉開差距。汽車智能化很重要的理論是“控制論”,但在目前眾多智能化的研討會上,幾乎很少見到發表這方面意見的,這值得我們深思。

  最后,我想用在2000年10月10日發表的《漫談21世紀汽車工業的創新工程》和2000年10月23日發表的《對汽車工業國家創新系統的構想》,這兩篇文稿,都是在《中國汽車報》上發表的,我們要以汽車創新工程思維和行動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一定要做到守初心,擔使命,找差距,解難題,抓落實。我們都老了,這只能是我們汽車老人的殷切期待,以此來寄托我們汽車產業走向強國的情懷。

  在此,我想用八個字:“學自刊網·誼從媒友”,來表達我對《中國汽車報》的情感和寄托,祝《中國汽車報》越辦越好,為建設汽車強國再增添“一把火”。

  (作者系原中國汽車工業工程咨詢公司總經理、中國汽車工業咨詢委員會秘書長、委員)

  本文由記者趙建國整理 編輯:陳偉

專題
京ICP備13016938號-1.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.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新出網證(京)字172號.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.
Copyright ? 2002-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
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心悦麻将有挂吗 4场进球 四方河南麻将苹果版本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网赚平台排行 哈哈湖南麻将安卓版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杀码号 老快3怎么下载 分分11选五有破解版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* 俄罗斯排球比分 时时乐自助沙拉多少钱